成功案例  Case

漫修經緯   Longitude

民商業務部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民商業務部

民商業務部
范錫平人身權益案

瀏覽次數:

 【案情簡介】

     2017年5月16日13點30分,范錫平買票進入輝煌歌舞廳。期間,歌舞廳并未向其提供刺激性飲料。13點50分左右,范錫平在輝煌歌舞廳癲癇發作,因歌舞廳工作人員未掌握急救措施,故其他舞者對其進行了搶救,歌舞廳工作人員及時報警、撥打急救電話。14點10分,救護車到達現場,后送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

【調查與處理】

     2018年4月X日,無錫市錫山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為歌舞廳僅稱工作人員具備基本急救知識,但范錫平發病后不是由歌舞廳工作人員直接采取急救措施,而是由其他人員進行急救,因此輝煌歌舞廳并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但考慮到工作人員撥打了急救和報警電話,且對相關人員的急救提供了幫助,因此確認輝煌歌舞廳應承擔10%的賠償責任,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10日內賠償胥仕蓉、范晶晶各項損失合計88766.3元。宣判后,輝煌歌舞廳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2018年9月19日,經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主持調解,錫山區輝煌歌舞廳以現金方式當場支付胥仕蓉、范晶晶36000元以了解本案,雙方就本案再無其他糾葛。

【法律分析】

     1、輝煌歌舞廳及時救助的行為已經履行了合理限度的安全保障義務,并未侵權。首先,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的規定,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安全保障義務是一種侵權責任法層面的法定義務,違反安全保障義務導致他人損害的,應當適用過錯責任原則。本案中,輝煌歌舞廳的經營者及工作人員在范錫平癲癇發作后,立即且多次撥打了急救及報警電話,“120”接警后亦及時出車并送范錫平到醫院進行搶救。作為非醫療專業機構的輝煌歌舞廳,如果采取的急救措施錯誤或者不當反而會加重救治者的病情。因此,歌舞廳及時撥打急救電話尋求最專業的急救措施是最為適當的。

     其次,輝煌歌舞廳未配備具有急救知識的工作人員并不不當。在目前現行的法律法規中,對于歌舞廳的管理性規定僅有國務院頒布的《娛樂場所管理條例》,但是該條例中僅是規定了娛樂場所要保障消防安全以及設備設施的安全,并未有關于急救措施的管理性規定。

     再者,從因果關系的角度來看,范錫平的死亡與輝煌歌舞廳之間并不存在因果關系。范錫平系與同伴共同至歌舞廳跳舞,在其發病后有包括同伴在內的人員采取了急救措施,范錫平的死亡與是否是歌舞廳工作人員直接采取急救措施無因果關系。因已經對范錫平采取了急救措施,即便是換作由歌舞廳工作人員直接采取急救措施,也不能排除范錫平死亡的后果。范錫平的死亡與輝煌歌舞廳之間并無因果關系。直接導致范錫平死亡的原因是突發癲癇,引起突發癲癇的原因不詳,據百度百科記載,癲癇患者的死亡率極高,譬如患有癲癇人的死亡率是正常人的4倍。所以,即便由醫護人員直接對范錫平采取急救措施都難以避免范錫平死亡的后果,其病灶本身導致猝死的概率極大,并不存在歌舞廳因違反安全保障義務導致范錫平死亡的情況。

     2、從合同法律關系來看,輝煌歌舞廳并未違約。范錫平進入輝煌歌舞廳跳舞,其與輝煌歌舞廳之間形成了以消費與服務為主要內容的合同關系。輝煌歌舞廳作為消費與服務合同中的經營者,應當履行保護消費者人身、財產不受非法侵害的附隨義務。為了履行這一附隨義務,根據誠實信用原則和現行法律理念,經營者應當對正在接受其服務的消費者的人身安全,負有謹慎注意和照顧的義務。但是,癲癇發作極為突然,難以提前預防。輝煌歌舞廳是一家收費只有五元的個體歌舞廳,沒有條件對每一個進入歌舞廳的消費者進行病史的記錄,工作人員也沒有必要、沒有能力去判斷某一消費者是否具有發病征兆。且輝煌歌舞廳在范錫平昏倒后第一時間撥打急救電話,已經盡到謹慎注意和照顧的義務,不存在違約行為。

 【典型意義】

     近年來,公民在住宿、餐飲、娛樂等經營場所或者其他社會活動場所遭受損害的事件層出不窮。對于經營者而言,如何盡到安全保障義務以減免責任成為一個重要問題。經營者對服務場所的安全保障義務,是指經營者在經營場所對消費者、潛在的消費者或者其他進入服務場所的人之人身、財產安全依法承擔的安全保障義務。安全保障義務是一種過錯責任,一方面,法律要充分保護受害人的合法權益,作為相對弱勢的受害者,其受到損害的權益應當得到填補,另一方面,法律又要維護社會經濟的穩定與發展,一旦將安全保障義務認定為無過錯責任,大量且經常性的賠償勢必會對經營者造成負擔,使其深陷訴累。因此,違反安全保障義務發生受害人人身、財產損害的,經營者僅在自己有過錯的情況下承擔責任,沒有過錯則不承擔責任。

     在社會生活中,人們普遍存著在對受害者的同情心情,在消費者起訴經營者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的這類案件中,既存在合同法律關系,也存在侵權法律關系,雖然受害者需要選擇其一,但作為經營者而言,應盡量規范自己的經營行為,在意外發生時,避免因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或合理的注意照顧義務而承擔責任。本案中,范錫平多次來輝煌歌舞廳跳舞,熟悉歌舞廳的環境及設施,當日去歌舞廳前也一切正常,難以預見其會因癲癇猝死。這類因自身原因發病的事件預見可能性極小,雖然可能性小,但不代表不存在。因此,娛樂場所應該重視該案,將提醒消費人員“注意自身身體狀態”通過明示的方式進行警示,使消費者知曉。娛樂場所不可能也沒有條件對每一個消費者的身體狀態了如指掌,最為了解自身狀態的只有消費者本人,進入娛樂場所的多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娛樂場所應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圍內,通過通知、廣播等方式警示消費人員注意自己身體安全,避免范錫平類的悲劇再度發生。此外,娛樂場所可以在能力范圍內配置熟知急救知識的工作人員,在意外發生后及時撥打急救電話,盡力保護消費者的安全。

Copyright? 2017 manxiu-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蘇漫修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企業郵箱登陸口     蘇ICP備12049582號-2 技術支持:定承網絡
Links:服裝壓花機多少錢一臺 131期湖北福彩30选5 黑龙江6十1开奖查询结果 易发游戏下载 打麻将赢钱的软件有吗 手机捕鱼游戏免费下载 燕赵风采排列7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浙江6+1开奖软件 981游戏手机版安卓版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助赢时时彩软件官网 新疆11选5前三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全 河南泳坛夺金走势图 现在做什么最赚钱 全民麻将下载最新版本 欢乐四川麻将血战到